一口气收下全套!原来女篮球衣也曾这么漂亮做工完胜CBA

  • Home
  • 一口气收下全套!原来女篮球衣也曾这么漂亮做工完胜CBA

将这个问题抛给现在的广东男篮,可能只有主教练杜锋和总经理朱芳雨能够回答,因为绝大多数现役的广东队球员都没经历过队史首冠,而易建联则大概率不会搭理你——他的心真被媒体伤到了。

不过要是将这样的问题交给广东女篮,姑娘们大概可以围着你叽叽喳喳地聊上好久,因为她们在去年才厚积薄发地拿到队史首冠,兴奋劲远远没过去。

那对于一个球衣玩家,什么才叫“突然发达”呢?第一个层次大概是收到市面上难找的球衣,第二层次是发现这球衣是做工更精细的球员版,第三个层次则是将这样类型的球衣收齐一整套。

对于安踏出品的球衣,老球迷可能会有些坏印象,大多源自于15年前CBA赛场上那些会掉色、掉号码的“劣质产品”。当时的CBA商业开发远远不及现在,球衣压根没有球员版和球迷版的区别,因为完全没有“官方球衣市售”的概念,能流出市面的大多是俱乐部自己印制的“复刻版”或者地下代工厂出的假货。

在2012-13赛季被李宁夺走CBA篮球装备赞助商的位置之后,安踏开始将目光投向少有人开垦的女篮市场,花了很多的心思设计与制作WCBA的球衣。经过多年的潜心改进,不服气的安踏终于在2015年左右将一个顶尖国产球衣系列送到球迷面前。

在广东新世纪女篮俱乐部的帮助下,我收到了沉甸甸一箱的2015-16赛季WCBA广东女篮球衣。球衣的所有者是胡璇,但这个本应从河北女篮转会过来的姑娘并未在广东女篮注册成功,为她准备的球衣也就永远成了“备用球衣”。

在2015-16赛季,安踏别出心裁地在主、客场两套球衣之外增加了一套圣诞款球衣,作为特殊比赛日的服装。可以看到,即便当时中国女篮正在一个低谷期,篮协和赞助商也没有放松过对于联赛的推广与商业开发。

对于圣诞款球衣的测评,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江苏女篮的圣诞球衣文章,所以在此不做赘述,只拿广东女篮的常规球衣为例子进行赏析。

李宁于2013-14赛季开始重新设计CBA球衣,正面用球队所在地的拼音字体取代了队标大LOGO。安踏在女篮球衣方面做出的改动选择听取球迷的意见:胸前使用中文字体,还创造性地融入了球队的队标。这就意味着,球衣的设计成本大大提升,除了要让每支球队的球衣各具特色,胸前标识也要有配套的变化。

在版型上,安踏也是“痛定思痛”,采取了更加漂亮修身的设计,凸显女性特殊的美。从背面可以更明显看到两侧收腰的裁剪。

每次提到2015-16赛季的WCBA球衣,我总会感叹安踏设计的用心,但这份用心也注定难以收到回报。球衣没有使用简单的分区印染上色,而是在两侧使用单独花纹的拼接布。要知道,球衣拼接块数越多就意味着制作工艺越复杂,也越容易出现大块的边角料,造成生产成本提升。在女篮联赛商业开发程度极低的情况下,这样的球衣根本无法做到市售:卖便宜了亏本,买贵了没人买。

但即便如此,安踏还是将“工匠精神”发挥到了一个较高的层次。NBA球衣玩家总是缅怀阿迪达斯赞助的年代,因为R30球衣版型修长,球员版的球衣内绣精细,简直就是艺术品。单说内绣方面,安踏在这套女篮球衣上也达到不俗,居然能在一件球衣上做出三种工艺。

首先,正面队标采用的是最牢靠、最有质感的刺绣。其次,“WCBA”的LOGO和球衣号码则采用了贴片烫印的方式黏合。据当年为WCBA设计球衣的安踏设计师Pedro裴透露,他跟自己的团队专门跑了多次能承接快速反应需求的高端印花厂,最终做出了这种特殊的号码贴片,采取贴布烫印的方式安置在球衣上,既美观又减轻了重量,还不会产生内绣让球员产生不舒服的感觉。

可以看到的是,安踏非常贴心地考虑到了刺绣针脚会扎到皮肤的问题,于是在球衣内侧衬上一块无纺布,起到了隔绝作用。细节之处,扎实地体现了设计功力。

而在背面,每件球衣都会印上球队赞助商的名称,这一步骤通常会交给各球队自行处理。于是,广东女篮的赞助商“马可波罗”字样便是最便宜也最易脱落的胶印——值得一提的是,如今匹克为WCBA球队推出的球衣在全部细节上都采用这个印制技术,令球衣有了一定的廉价感。

2018年,广东女篮官方宣布将自己的队徽换成中国古代的神兽“朱雀”,寓意吉祥、勇敢和力量,而她们此前的队徽还是“海豚”。在我眼中,两个队徽都有可取之处,代表粤女篮成长的不同时期恰到好处。但为何海豚的标识在2015-16赛季的球衣上没有体现呢?因为队标被放在了球裤上。

看到这里,我对安踏这一系列女篮球衣的认可和夸奖已经感到辞穷,也意识到其实国产球衣并非没有精品,只在于重视与否以及愿不愿意花钱——用钱能解决的事情,可能还真不是什么大事。

除了联赛装备赞助商安踏提供的球衣,广东女篮自己也有队内赞助商,那就是耐克。六年前,耐克同样为广东女篮推出过好几款训练服,即便只是在基础款的球衣上加印“GuangDong”标识,一些小的设计细节其实也有所体现。

“Dalphins”是“海豚”的复数,花式英文字体简约大方,而“GuangDong”字样则直接明了。在蓝色那套训练服的裤脚可以惊喜地发现,一个“GD”简标非常好看。从2019-20赛季开始,CBA的球衣设计才有了“视觉体系”这个说法,意即将系统的、统一的视觉符号系统运用在一个系列的设计品上。早在六年前,广东女篮就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考虑。

作为一个小牛队的球迷,我觉得这套球衣确实有点像这赛季达拉斯的客场球衣——其实我就是想吐槽一下耐克敷衍的设计。

最近社媒平台上有一句“没有了,没有奇迹了”的流行语,套用在女篮身上也很合适:这个赛季的WCBA联赛“没有了,没有比赛了”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dyingqi.com/,CBA福建豹发力因为疫情导致的漫长休赛期先是令本季的WCBA推迟,再是直接取消。时至今日,本季WCBA的最终排名办法还是没有被公布,这样“不了了之”确实令人心痛。

即便如此,我们都知道生活终将恢复常态,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即将到来的未知做好准备。目前广东女篮已经重新集结,除了李月汝、黄思静和杨力维三名国手,其余球员均在东莞大朗的驻地进行合练。不知道在下个赛季,广东女篮的姑娘们能不能换上更漂亮的球衣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